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变压器网   请 登录免费注册
服务热线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频道 >> > 市场分析 >> 在家建个人光伏发电站上海居民引风潮

在家建个人光伏发电站上海居民引风潮

时间:2016-8-13 9:24:00   来源:   添加人:admin

  在上海市民陈继霖自家的顶楼阳台上,放着自制的木头支架,11块光伏面板平铺其上,这个2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,就是他的“个人光伏发电站”,可满足自己家里70%的用电需求。

  家庭光伏电站

  在上海市民陈继霖自家的顶楼阳台上,放着自制的木头支架,11块光伏面板平铺其上,这个2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,就是他的“个人光伏发电站”。

  2016年7月18日,陈继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这11块长宽约1.5米的光伏电板,总容量约2500瓦,在上海的光照条件下,年均发电量可达2600千万时,可满足自己家里70%的用电需求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在目前已申请光伏发电的居民中,有不少是自己本身就从事光伏相关行业,另外一些则是偏爱清洁能源的环保主义者。“这两者所占的比例很高。而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,可能都不太了解这种设备,也就想不到去安装。”国网上海市供电公司市南供电公司相关人士说。

  与国网并网,没有储能功能

  2012年10月,国家电网发布《关于做好分布式光伏发电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》,对满足条件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承诺接入电网,免费提供接入系统方案制定、并网检测、调试等全过程服务,并且全额收购这些项目富余的电量。

  根据上述文件,居民可在自家的屋顶或阳台安装光伏板,通过收集太阳能完成发电,并通过逆变器转换成交流电,可直接与国家电网实现并网,除了满足自用外,多出来的电还可以卖给国家电网,同时享受国家补贴和地方补贴。

  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,对太阳能发电感兴趣的陈继霖于2012年11月向上海市电力公司提出申请。

  在得到电力公司的许可后,家住闵行七宝的他花费约1.7万元采购了光伏发电设备,并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于12月中旬完成了整套设备的安全检测和安装调试。2013年1月5日,他的光伏设备正式实现与国家电网并网,多出来的电量以每千万时0.42元的价格卖给国网,在电量不够时则付费使用国家电网的电。

  2013年3月,作为上海首批申请光伏发电的居民之一,陈继霖从国家电网拿到了100余元的购电费用,这是国家电网向居民发出的第一笔光伏发电的购电费用。

  2016年7月18日,陈继霖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他在顶楼阳台上安装了约20平方米的光伏面板,平均每年发电2600千万时左右,可满足自己家里70%的用电需求,“发电多时就卖给国网,不够时就用国网的电。”

  他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由于这套光伏发电系统只是与国网并网,但并没有储能功能,因此当光照不足导致发电量小而家里用电量较大时,便需要使用国网的电能,而当光伏发电量大而家里用电量较小时,则可将多余电量全部卖给国网。截至目前,他的这套光伏发电设备共发电7900千万时左右,其中向国网输出约2000千瓦时。

  收回成本需5年以上

  根据现有政策,个人光伏补贴由三部分组成:国家实行的电量补贴为0.42元/千瓦时,年限20年;上海市政府个人发电量补贴0.40元/千瓦时,年限5年;富余电量出售予电网的补贴,以上海脱硫电价0.45元/千瓦时计算。

  “我是自己购买材料自己安装的,所以成本相对较低,根据现在的补贴情况测算,预计5年内能够收回成本。”陈继霖说,有些居民是委托第三方安装的,成本就会更高一些,可能要超过2万元,收回成本的时间也就相对更久一些。而一般来讲,光伏电板至少可以用25年,之后的功率可能会逐渐衰减,在收回成本之后,就都是净收入了。

  在使用体验上,陈继霖觉得很不错——供电稳定,没有污染,无人值守,不需维护。“在手机终端上就能看到光伏设备的工作状态,如果工作异常就会实时报警,而现在的自动化程度也很好,基本上无需人工维护。”他说。

  陈继霖表示,自己是环保主义者,一直希望能够用上清洁能源,在申请安装光伏发电设备后的第二年,他就加入光伏行业。

  普通老百姓很少愿意安装

  从2013年开始,上海已有不少居民和企业陆续申请安装光伏发电系统,并接入国家电网。

  “仅我们负责的徐汇、闵行两个区,就已经有几十户居民申请了,另外还有60余家企业。”上海市南供电公司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这些申请企业既包括漕河泾开发区、莘庄工业园区等处的一些企业,也包括一些商场等。

  “对于光伏发电设备来讲,光伏面板的面积越大越合算。”上述人士表示,能发多少电一般是根据光伏面板的面积来的,而除了光伏面板,另外一个设备就是需要将直流电转换成交流电的逆变器,光伏面板按照面积来收费,但逆变器一般只需要一个,若分摊到面积上,面积越大的光伏面板,单位面积的成本就越低。“企业安装的面积一般都比较大,再加上其正常电费标准比居民电费标准要贵不少,所以企业收回成本的速度要更快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  这名上海市南供电公司相关人士还表示,在申请光伏发电的居民之中,主要以陈继霖这样的光伏相关行业从业人员、以及偏爱清洁能源的环保主义者为主,他们对光伏行业都比较了解,对于设备维护等也都很熟悉,能够承受先期投入带来的成本回收风险,也愿意享受清洁能源带来的环保效益。

  对普通老百姓来讲,这种光伏发电系统就太专业了,绝大多数都不了解,也就不会去安装。“说实话,2万元的材料和安装费,够我交好多年的电费了,我又不了解这个,为什么要去安装呢?我觉得挺难接受的。”一位家住闵行的市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她肯定不会考虑去安装这种光伏发电设备。与光伏相关行业无关的多位市民都向澎湃新闻记者表达了类似看法。

  “的确,普通居民来申请安装光伏发电系统的比例并不高。”上述市南供电公司人士表示,对于设备损坏该如何维修、多久能收回成本、政府补贴是否长期稳定等问题,大多数普通居民由于并不了解,都会存有疑问,也很少会有人愿意冒这个风险,先期投入2万多元去安装。此外,在申请的居民中,基本上都以市郊或郊区别墅为主,否则就需要征得居民楼其他住户的同意,而很多住户,并不能接受自家的楼顶,有别人安装的这种光伏面板。

  党纪虎是上海第一个实现光伏发电并网的居民,他也从事光伏发电相关行业。在他看来,因为现在国家有补贴,所以光伏发电的投资收益率还是不错的。“但是,由于收回成本的时间较长,而一套设备的使用期更是长达25年,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,接受起来是比较难的。”他还说,光伏发电设备一般都安装在别墅区的屋顶,但很多别墅业主认为在屋顶动工会对别墅造成破坏,因此,宁愿不要这笔收益,也不愿意在屋顶动工。